站长力推信誉网投【5717.COM】集团直营★AG女优发牌★万人棋牌★捕鱼爆大奖★注册瓜分百万彩金
【威尼斯人集团◆上市公司】★★顶级信誉★■★每月亿元返利★■★大额无忧★■★返水3.0%无上限★


标题: 爸爸的生日宴会,堪比海天小盛筵
mimi





UID 3341226
精华 67
积分 1578789
帖子 61548
阅读权限 10
注册 2006-11-9
发表于 2023-3-18 08:4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爸爸的生日宴会,堪比海天小盛筵

我和我的情人,也就是“爸爸”,认识了一年多,期间故事很多,好的坏的都有。对我来说,最近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,莫过于爸爸的正宫和三房见面了!
之前我和大家介绍过的,正宫和爸爸,认识到现在已经七年半了,而至于三房,和爸爸认识的时间也差不多七年左右了。
爸爸曾经笑谈说,2010年是自己的奇迹年,就好像1905年是爱因斯坦年一样。2010年10月到2011年底,爸爸陆续认识了正宫,二房和三房。
虽然细节我不是很明白,但是爸爸起码理解错了“奇迹年”这个概念,也许,当他二十三四岁的时候,正是他最最寂寞的年岁。
而现在,我恰好走到了他这样的年纪,面对的是一样的问题,但是面对的却是不一样的世界,不一样的状态。
最近更新特别慢,主要还是因为要工作,也就是翻译的那份工作。虽然有点单调,但是也有好处。忽然觉得自己生活越来越规律。
早上起来洗个澡,就要开始工作,下午跑步后九点多就开始困了,也顾不得发个消息调个情什么的,当然重要的日子还是不能错过的。
七月中旬是爸爸的生日,我问了很多次他都表示不要过了,但是我依然觉得要送他点什么,据说,生日的时候,你送给对方什么,就意味着你是对方的什么。
我总不能是他的龟,或者鱼竿吧!所以这件事情也颇让我苦恼了一段时间,有人建议我多花点钱,在他的后宫里拿个第一什么的。
这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主意。而我的动手能力也不好,连一盘像样的菜都做不好,这让我很着急。
爸爸的生日当天,是要去他父母家的,所以我们的生日晚宴,定在了前一天,爸爸就是这样爱请客。
其实聚会对爸爸来说,不但不是负担,反而是一种快乐,当然,除了白天出去采购的时候。
下午三点半,我还没有动身去爸爸家,就看到他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太阳当空晒,买鱼又买菜,下回再组局,你们点外卖!”
把我笑得不轻,我还是早点动身,去他家里吧!我给他打了电话,他说自己没在家,还在麦德龙采购,我说不远,我去找你。
麦德龙最让我喜欢的地方,莫过于门口的停车场,他们显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,让他的客人放心采购。
停好车,给爸爸打电话,他告诉我自己正在挑选冰淇淋。怎么就这么爱吃冰淇淋,我有点不爽这个东西。
见我过去,爸爸主动回避了布鲁诺的冰淇淋,而想要购买八喜这个牌子的,其实我倒是无所谓,什么口味都可以。
爸爸买的是香草和摩卡杏仁口味的,我当时还不知道,摩卡杏仁,其实是爸爸三房最喜欢的口味。
我们推着购物车,缓慢的往收银台走着,爸爸总是走走停停,仿佛总是害怕遗漏下什么东西,他对自己的生日非常上心。
我问爸爸今天会有谁来,爸爸说,有自己的一个大哥,那个大哥是学习烹饪专业的,应该手艺不错。
还有他的闺女一家三口,那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小姑娘,眉宇间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爸爸本尊,但是一直没有确认。
当然三房是不会缺席的,三房的生日,在爸爸之前几天,爸爸送了她一款GUCCI的香水,他说三房刚工作,总要有一样拿得出手的东西。
这个脑回路还真的是有点跳跃,就好像三房刚去单位,受到一群妇女的轮番挤兑,无力应付。
向爸爸求助,爸爸出的主意居然是,帮三房请了一尊佛牌,用他自己的想象,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佛牌的功效,进行了夸大。
而这些话,都被三房再一次夸大,并且不经意间,流露给了身边每一个女同事,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佛牌防小人的巨大功效。
从那以后,三房的人际危机,竟然就是这样解决掉了,爸爸说,有的人就是这样,你打不倒他,那就吓死他!
我们走到了进口酱菜和进口罐头的区域,随手拿了一些,看上去不怎么吓人的食物,当然也包括,有点吓人的甜菜。
总觉得那就是色素炮制过得萝卜片,哈哈哈,我给爸爸这么说,爸爸看着说,确实确实。然后依然放进了自己的购物车里。
他是那种特别容易采纳别人的意见,却一点不愿意去实施的人,让你有了面子,也让自己做到了坚持。
我还看上了一款洗浴泡泡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是觉得好看,顺手就拿进来了,爸爸说,要和我一起用。
就这样我们逛了大约半个多小时,还买了一些喝的饮料,我和爸爸都不知道味道,爸爸只是看上了它们的外表。
呵呵,男人。我笑话爸爸的颜控,爸爸看着我说,我当然是颜控,不然我也不可能喜欢你啊!
又不正经的耍流氓,我说你快点,咱们回去还要做饭呢!爸爸笑了笑,告诉我,寡人自有妙计!
真不知道他的自信都是从哪里来的,总是觉得不靠谱,爸爸悄悄凑在我耳边说,没事,做饭的事儿有那个大哥呢!
我们去结账的时候,爸爸从微信卡包里,刷了一下自己的会员卡,有58分的积分,按照规则,麦德龙是消费一百元积一分。
我说爸爸,你在麦德龙花了快六千块钱了啊!爸爸笑笑说,没有,刚注册用户送10分的,我说那也快五千了啊!
爸爸笑笑,顺手点了“微信付款”,结果尴尬了,他的信用卡余额已经不足了,他顽皮的把手机扣费失败的消息给我看。
我说我帮你付吧,怎么混成这样了!他有点不高兴。我说你别不高兴,你的钱都买香水了吧!
他谨慎的说,嗯嗯,给三房买了个五百多的香水,觉得对不起正宫,又给正宫买了一个香水,一个口红,这两样又七百多。
我说我给正宫买的香水呢?你没给她?他不置可否,我实在是觉得,他不一定又送给谁了,真是顽皮。
我们买了两大袋子东西,麦德龙的袋子,你们懂得,我觉得一个袋子就能装下一头羊的感觉。
481,收银员告诉我,我翻出微信收付款页面,爸爸说,等会,再选19块钱的,咱们能积5分!我说你行了吧,老娘们!
爸爸觉得不好意思,停下了脚步,我也觉得自己对他太苛刻了,我主动挽起他的胳膊,说好啦好啦,时间要紧,回家啦!
他推着购物车,上面是慢慢两大袋子的美食,直接推到了停车场。我打开后一排的车门,他把东西统统放到了里面。
坐上副驾驶,我提醒他套好安全带,他说嗯嗯,好,带好安全套。我说你能不能正经点,他认真的点头,嗯嗯,有钱说了算。
我被他故作憨厚的样子所吸引,我催他,抓紧抓紧,安全带!他这才懒洋洋的把安全带弄好。
最厉害不忘记嘀咕着,就这么两步还得要安全带,我知道,对于他肥胖的身体,安全带确实难为他了。
爸爸小区的停车场位于地下,一般是拍照智能辨认的,外面的车进不去,我把车开到临近地下停车场的入口。
他放下窗户,对岗亭的保安扬了扬手,对方心领神会的用遥控器,升起了停车杆,我说爸爸有面子啊,爸爸笑了笑,说,我给他做过检查。
他好像没少干那些让物业倒垃圾,让电工装顶灯,让保安搬家这种事儿,他从来不吝啬自己,也喜欢浪费他人。
用他的话说,我得让他们有机会回我的人情啊!我之前好像看过一篇文章,讲的是滴水之恩,只能滴水相报,不然涌泉之恩怎么办!
我不是很理解这里面的逻辑,但是只能点点头,我说好吧好吧。爸爸笑了笑问我,你打算怎么报我的恩?我说啊?你对我有什么恩?
他想了想,好像真的没有,就不提这个话题了,傻傻的笑了笑,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说,没有没有!
我们从地下二层,上了电梯,到他家门口的时候,他费力的在自己的包里,掏自己的钥匙,找了大概五分钟。
进了门,我说你整理一下自己的包吧,你看看我的包,多整齐!他说,我干脆给你配一把钥匙吧!
他把我们买来的东西,分成两部分,零食除了冰淇淋,都放在了茶几上,而肉菜蛋之类的,放在了厨房里。
他从厨房出来,手里拿了两把菜,说你去喂喂龟吧!我没怎么弄过,他简单的教了教我,我就自己去阳台喂龟了。
七月中旬,正是热的时候,所以爸爸把陆龟都关在阳台上,让它们自由的玩耍,我说为什么不在屋里直接散养啊?
爸爸说空调太冷了,我说好吧,顺手把已经大开的,通往阳台的推拉门关了起来,隔着玻璃看着爸爸的龟吃饭。
我看了好一会,忽然爸爸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豆豆,别忘了给龟倒点水,我就往水盆里加满了水。
虽然他养的龟是非洲来的,但是好像特别喜欢喝水,水盆挺小的,所以我得再一次加水才能满足它们。
不一会,斯坦尼斯拉夫斯基(最大的那只白豹)就撒尿了,一边走一边尿,看的我脸都红了,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动物。
过了好一会,爸爸走过来说,你下去接一下大哥吧!额,我都没见过,怎么接,爸爸说没事,我这里有照片。
那个大哥看上去年纪不小了,已经到了楼下,然后我就去了,大哥一直认为是爸爸下去接他的,我的出现吓了他一条。
大哥面有拘谨的和我说了你好,后来我问爸爸,是不是他都不怎么和女孩子聊天的,爸爸说,他才是个大流氓呢!
大哥来了,我们就可以准备开始做饭了,爸爸指了指我们准备的食材,大哥慢慢的盘算能出几个菜。
第一道菜依然是爸爸的黄花鱼,这次他主动请缨第一个做,是因为他从来不放心,别人做完菜之后的锅。
爸爸除了经常养护自己的锅,这次还加了一个程序,就是先煎了两个鸡蛋,确定鸡蛋不粘锅了之后,才开始做鱼。
我再一次嗔笑他,你这个老娘们!爸爸笑了笑说,没有没有,我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娘们!其实他心里长年住着一个小公主,
我们三个在厨房的时候,正宫回来了,她早上去见爸爸妈妈去了,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半以后了。
正宫看了看我们,说,都来了啊!这话听着怪怪的,我赶忙放下手里的活,拿了一罐袖珍的小可乐去找正宫。
正宫去卧室换了衣服,出来问我,还需要我做点什么,还没等我说话,大哥就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说不用了妹妹!
那个妹妹确实喊得挺色情的,哈哈!我用纸巾擦好了可乐,给正宫打开递了过去,正宫很客气的说了谢谢。
可乐还没有喝完的时候,敲门声响了,是爸爸闺女一家,小闺女第一个跑了进来,还抱着一大桶酒。
是自己泡的杨梅酒,我接过来,放在茶几上,抱起小朋友,说你长得真漂亮,她的爸爸妈妈都很高兴。
爸爸的鱼出锅之后,招呼让孩子先吃饭。正宫盛好了米饭,让闺女先吃,她的爸爸妈妈,纷纷谦让说等会一起吃吧。
大哥做了五六道菜,荤素搭配的不错,我们就都坐了下来,因为有三房的座位空着,闺女妈妈问,三儿什么时候来?
三儿,儿化音说起来很好听,就是第三者的意思,我笑了起来,爸爸说咱们先吃,估计她今天得挺晚的。
正宫有点不高兴,说就光来吃啊!?爸爸说,三今天拍戏,从山师那边过来,估计有点堵车把,微信说已经完事了,快来了。
正宫说那咱们吃吧吃吧!话题有点尴尬,好在大哥是个老江湖,总能把话题一次次的引向高潮。
我们在一起吃了大概四十分钟,爸爸站起来说,我再加个菜!然后去了厨房,开始做另一个拿手菜,可乐鸡翅。
正宫悻悻的说,这是前两天没吃上,非得吃上才可以啊!哦,原来前几天爸爸就要给三房做这道菜的。
闺女妈妈问爸爸,三怎么还没来,爸爸说,去买蛋糕了,闺女妈妈问今天谁过生日?!爸爸说我啊!
爸爸这次聚会,没告诉别人是自己的生日,只是说是生日聚会,因为他自己说的,你们买不到我喜欢的礼物。
可乐鸡翅还没有做好,三房就来了,带了一个蛋糕,身上穿着的,是她演出的服装,有点像日本的校服。
制服诱惑啊,我打趣道,三房只是笑笑,坐在了我的身边,爸爸探出头来说,可乐鸡翅马上就好!
我让开自己的座位,让爸爸坐在三房旁边,他在三房耳边说了点什么,三房点了点头,他就去盛米饭了,原来他是在咨询三房饿不饿。
正宫连忙说,来,小孩子先吃,你和闺女一样!三房还是笑笑,没怎么说话,接过了米饭,吃了起来。
大哥喝的啤酒,剩下的人喝的闺女家带来的杨梅酒,据说有四十多度,但是我没尝出来,可能是因为有点甜。
结果最早醉的居然是之前声称酒量最好的大哥,反而我们这些喝白酒的,一点事儿都没有,这感觉不错。
后来喝酒就从合唱变成了独唱,我敬了正宫,三房,闺女妈妈一人一杯,剩下的就看她们的了。
大哥躺在沙发上熟睡着,闺女爸爸也是有一点点微醺了,我则躲躲闪闪,生怕别人举起酒杯对着我。
因为有宝宝,所以大家很自觉地,没有抽烟,爸爸和闺女爸爸要抽烟就去了厨房,或者北边的阳台上,也就是养龟的那边。
正宫喝醉了,也会抽烟的,而闺女妈妈也是,她们两个人躲在洗手间里,应该是去抽烟了。
我没好意思抽烟,把煊赫门贡献了出来,让两个姐姐抽,三房始终不抽,据说是真的不会,这挺神奇的。
我跑去阳台上,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快的,爸爸拿着烟过来,给自己点上红塔山,然后递给我一根。
他说你抽一根粗的试试,我说不抽。他说你试试粗的,我瞧瞧给他说,我试过更粗的了,你忘了吗?
他探头过来,用他自己可能都听不到的声音喊我骚货,我不喜欢听,打了他一下,他捏了一下我的屁股。
我说你小心正宫!他笑笑说,没事,在洗手间抽烟呢,这个无赖的样子,真是个流氓!我翻过身,用屁股蹭了蹭他。
其实他并没有勃起,只是嘴上耍耍流氓。他也是很顽皮的走掉了,我跟着回到客厅,拿着正宫的瑜伽垫。
我把瑜伽垫铺在地上,并且洒满了正宫的玩具,让闺女在那里玩了起来,过了一会,三房也来加入了我们。
十二点刚过,就是爸爸生日的正日子了,我们在茶几上,腾出了一小块地方,放上了蛋糕,点起了蜡烛,不忘摇醒沉睡的大哥。
爸爸许了愿,吹了蜡烛,我们分食了蛋糕,基本上节目就结束了,玩了一晚上的闺女,已经在妈妈的身上睡着了。
闺女一家最早退场的,她们叫了滴滴,下楼去了,剩下我们几个,大哥似乎还要继续睡一会,正宫招呼我们再坐会。
三房说明天还要拍戏,也先走吧,正宫让爸爸去送送,我说我开车去吧,反正也就几百米,送完我直接也走了。
正宫说,让你爸爸陪着吧,我得睡一会了!我们三个就下了地下车库,爸爸在副驾驶上,三房在后面。
路上三房给爸爸又说了很多单位的事儿,我始终没插嘴,静静地听着,媒体单位里,长得好的姑娘,能遇上什么事,你们都知道。
我故意把车停在三房小区门口,让爸爸陪她走到楼下,我在车里等着,我知道他们需要一点什么仪式。
大概一刻钟,爸爸就回来了,我说你们这么快啊,爸爸说你还指望我在她家门口干什么啊?!说的就和我想多了似的。
我把车开回爸爸的小区,在车库口让他下车,我要回家了,爸爸指示我把车开下去,我就把车开了下去。
他们单元的下面,我让他下车,他说,你跟我来后面,我给你说点事,我真的意味他有什么事,还以为是关于三房的。
我跟他坐在了车子的后一排,他挺认真的告诉我,我今天没喝酒。我说我知道啊,你不是一直不喝酒的。
他说我现在很清醒,我说是啊,你为什么要这么说,我自始至终可都没有说你喝多了之类的话啊!我纠正到。
爸爸一脸正经的对我说,给我口交。我怀疑自己听错了,问他你说什么?爸爸加重语气说,给我口交。
我说你怎么了,他没有回话,左手掐着我的脖子往下按,右手把短裤和内裤往下褪,不理会我的疑问。
一股不好的味道,氤氲在我的脸旁,除了味道,还有温度,我脖子挣扎着,说你别闹,你这都没硬呢!
他并没有松手,告诉我,含在嘴里就硬了,快点!他的催促,让我很不高兴,他说,就当是生日礼物吧!
这个借口我实在是没法拒绝了,只好无奈的吞吐起来,但是他感受到了我的应付,说你的舌头呢?!
这时候,一辆车刚刚开进车库,开着大灯,我嘴里呜咽着要起来,爸爸的手按住了我的头,说你别起来,起来人家就看见了!
可能是因为味道,或者他太用了,我连着出现了两次呕吐反应,没想到他更兴奋了,不只是用手,甚至腰也开始动了起来。
过一会,他就会用左手拉着我的头发让我抬起头,自己用右手加速的自慰,因为仅仅靠我的嘴他是不可能射精的。
过一会又把我的头按下去,如此这般的换了十几次,在他连续用力的按压下,他射在了我的嘴里。
甚至说嘴里都是不合适的,而是直接喷涌在了我的喉咙里,我大声的呜咽也没有让他放松。反而越来越用力。
当他射完最后一股精液,我连忙打开车门,蹲在地上强烈的干呕起来,但是一丁点精液都没有咳出来。
我去后备箱拿了一瓶纯净水,顺道给爸爸拿了一包湿巾,他擦着自己的下身,猥琐的看着我,让我想抽他。
我说好了吧,下车吧,我也得回家了!他这才懒洋洋的走了出来,刚下车,他又把下体拿了出来,说再舔舔。
我说你能不能好好的,今天来吃饭的四个女人,都是你的,你干嘛就折腾我自己啊,爸爸笑了笑说,谁让你好看?
我说这和好看难看有什么关系?爸爸说,谁好看,谁挨干!我给他提上短裤,隔着短裤安慰了一下他软软的生殖器。
爸爸明显很开心,说快回去吧孩子,路上慢一点,我上了车,放下玻璃,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地下车库。
第二天我给他发消息,我说你昨晚发什么神经?!爸爸说,在回来的路上,他幻想正宫和大哥发生了点什么。
我说大哥睡得和猪一样,能发生什么啊?!不对,爸爸,你不会是个绿奴?喜欢意淫正宫?!
爸爸说你滚!闺女她爸爸才是呢!

顶部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4-3-2 04:49
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imi・Board - Archiver - WAP